被潮水淹没。

在海里,沉睡中💤。
封景年。
白嫖型写手。
回来了也写不动。
随便写写我喜欢的,已经产不动粮了,取关随意吧。
爱你们。

其实都是给老婆的情话。


#山外小楼记。

因为你。

早上起来第一件事情变成了整理床铺。

放学回家一定先收拾房间。

规律作息,不通宵,不熬夜。

三餐一定按时,不吃冰,不喝酒,不抽烟。

因为我喜欢你。

所以希望变成你喜欢的样子。

学着做菜,尝试甜品,报名驾校,努力学习。

试着做各种以前从来不会做的事情。

因为我喜欢你。

所以希望你不受委屈。


#山外小楼记

  我第一次看见她的时候。她正站在桥边,嘴角带着点细微的笑容。油纸伞和头顶形成了一个微妙的角度,夕阳正好从中间穿过去。

  不敢上前。

  往后我再遇见她,都在心里默念。

  “我爱你。”

  可惜从未出口。


西伯利亚的阳光

  清晨的阳光透过大大的落地窗,铺在卧室的地板上,还有丝丝缕缕爬上了床,洒在人的脸上。

  似是感应到了阳光的到来,窝在人怀里的脑袋动了动。

  “唔……”

  因为人的动作而醒过来的轰下意识紧了紧搂在人腰上的手,低头看着绿谷毛茸茸的脑袋在他胸膛上蹭来蹭去,眼底漾起了一丝温柔的光,就仿佛这初晨的阳光。

  “醒了?”

  磁性的声音透过胸腔传进绿谷的耳朵里,清醒了几分的绿谷意识到自己刚刚撒娇的动作,人就有点不好意思了。窝在人的怀里一动不动。

  见人不回他的话,就知道绿谷害羞了,无奈的挑了挑嘴角,都这么久了,怀里的人还是那么容易害羞。

  凑近人的薄红的耳廓,吐着热息,看着它从薄红变成艳红,暗哑着嗓音,轻声道:

  “绿谷害羞了吗?”

  绿谷头埋得更深了。

  轰没有出声,手却轻抚上人赤裸着的圆润肩头。

  “还是说……绿谷想要再来一次?”说这话的时候,轰还是面无表情的,只是眼底的笑意怎么也压不下去。

  “——!”绿谷猛的推开他,翻身起来,逃跑似的冲进浴室里。

  “我去洗澡!”

轰看着他慌张的背影,终于不可抑制的轻笑出声。

  你知道西伯利亚吗?漫无边际的寒冷的泥泞之地。在遇到绿谷之前,他一直活冬天的西伯利亚里。当他在开学那一天看到绿谷的那一刻,他知道。

  属于他的。

  西伯利亚的阳光。

  来了。


理性与感性。

  我个人认为这两点是互通的。

  意思就是,人不可能保持觉绝对的理性或者是绝对的感性。

  尤其是理性。

  人可以头脑发热,却很难时时刻刻都很理智,你会在最理性的时刻变得鲁莽起来,变得一发不可收拾。

  可偏偏是,在你最感性的时候,你变得头脑复杂,充满了忧虑,不安以及恐慌。你甚至已经明了了未来,然后你就会没办法高兴起来。

  物极时必反,居安时必思危。

  举个例子。

  你暗恋一个人,暗恋已久,看到他同别人走在一起,举止亲密,你可能会妒火中烧,烧的你脑子一热,当众表白,可偏偏你听到对方来了句,我也喜欢你。你便是经年痴心妄想,一朝走火入魔。高兴也高兴了,激动也激动了,于是开始胡思乱想,他真的喜欢我吗,会不会是骗我的诸如此类。

  扯来扯去,简而言之。

  人真复杂。

#山外小楼记。

  他人都说你是德才兼备的美人儿。可是我初见你时,确是因你嘴角那一点痞笑而迷了心智。
  世人说。
  女人和女人交合有悖天理。
  我说。
  我喜欢你。

#山外小楼记。

  把酒言欢。
  她在亭中起,与风共舞,以山泉为乐,花鸟鱼虫皆是其衬,天地为之黯然失色。
  我却只顾的喝酒。
  在偶然抬头间,见她那眉间一点愁绪,此生再不能忘。

听说可以置顶了。

怠倦期→半年多没有写东西。

身心俱疲→不要烦我。【虽然也没什么人来。】

基本退圈→凹凸世界。

找我聊→HP,小英雄 ,全职,漫威,夏洛克,剑三,楚留香,黑篮,幻界,黑执事,进击。

婉拒→ky,撕逼,毫无目的,多次踩雷,明明讨厌我确聊的很熟络的样子。

喜欢→安利,找我玩,评论之类的吧。

性格→话费,人帅且狗,雷点巨多【第一次踩会告诉你。】,凶,很容易被讨厌,靠近前先三思,只写喜欢写的东西。

内容→一些随便的东西。